屁话。

想搞卜洋/洋岳。(dbq)

1

当我有一百次想脱粉的冲动时

岳明辉能用一百零一种方式拴住我。

1

“Call me by your name and I will call you by mine.”

1

不写了。

/我想啊。

如果情景设定几几和小辉因为卜岳这事从公司到本人都很不愉快 辉努力逃避几几 也被公司雪藏。

几年后几几演唱会安排在辉生日那天 公司同事塞给辉门票 然后辉偷偷去演唱会。

他就只能坐那听他唱歌 本来身边该有个位置是他的 结果他只能在台下看着他。

然后几几走下台和粉丝互动 辉眼看他往自己的区域走来 起身想偷偷溜掉 刚走几步几几说到“岳明辉 生日快乐”。

然后一步一步 一步一步 就那么走向他 把他拉进追光 对着他说“生日快乐”。

“接下来的日子 我护着你。”

/我在干嘛。

好哭。


每周二可以报销:

我好激动,我什么都记不住了,还有一些遗憾没有做到,我要列个表,下次广州场再抓住一次机会说。


主持人姐姐拿着话筒在现场找粉丝说话表白,我终于有机会把那句话说出口了,用话筒,说给整个广场,说给正坐在台上认真给每一个人签名的他,颤颤巍巍地,声音一点都不大,没法声嘶力竭,像被堵住一样,颤颤巍巍,颤颤巍巍。


我不确定他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太小了,话筒都帮不了的小,但终于说出来了。



“岳明辉,谢谢你,只要你做你自己就好了。“

186

樱桃汽酒:

和朋友聊天朋友说我,你知道吗你其实写洋灵/灵洋比写卜岳写的好,因为你对岳明辉太偏心了。偏心到他太鲜活,偏心到让另外一个人被蛊惑被甘心变痴。


这男人挺奇怪的,长得可能不对所有人的胃口,不正统也不标准,嘴唇很薄,两只眼睛的双眼皮不对称。戴条金链子就能演社会大哥,刘海一放就是幼稚园小朋友。明明又黏糊又磨叽,该决断的事情狠得却像把尖刀。放不下知识分子的架子,但谁也拦不住知识分子刺青和发疯。


他其实是最难的,年纪越大越难,在正路上顺风顺水地走得越远越难。放到我自己身上做类比的话,大概这辈子永远不会有勇气去对抗和放弃自己曾为之奋斗的前二十年人生,而他当时做决定的时候...

162

成角儿大抵都是一段又难又孤独的日子。

也没法儿说是日子 日子它还有个一日三餐爱人照料呢 那没日没夜的年头 到底都不知道叫个什么。

运气好了 捧你的是个知你心得你意的伴儿 万一触了霉头的 说不定把自己折进去。想起来你真真切切把戏唱 园子里头将入将出绕几圈定几下不对词儿都心明净儿 反倒他五步七步没个定论。

本来想成角儿真好啊 人都捧着 出了幕不怕只坐五成的座儿 现在想想 我那几个还没成角儿的也挺好 省的心了 这样他自个儿还是他自个儿 没像那小豆子把自己真唱成了虞姬 刨根究底至少也唱成了个程蝶衣。

坏不坏传下来的活儿是一回事 还能活着就已经是个重要的事儿了。

1
 
1 / 8

©  | Powered by LOFTER